首页>新闻动态>行业资讯

日本第六次更新能源计划,离“零碳社会”还有多远?

发布者:【浩博电池资讯】   发布时间:2021-10-26 11:10:31   点击量:94

日本再一次更新动力方案,真能完成“去碳化”的方针吗?


10月22日,日本政府时隔3年修改了中长时间方针指针《动力根本方案》并在内阁会议上敲定。此次发布的第六版动力根本方案,初次提出“最优先”开展可再生动力,并将2030年可再生动力发电所占份额从此前的22%至24%进步到36%至38%。新版的动力方案就意味着,到2030年日本可再生动力发电占比将是2019年的2倍。


方案中,除了可再生动力占比进步,碳排放高的动力也要大幅度削减。到2030年,煤炭将从曾经26%的方针削减到19%,而液化天然气(LNG)将从27%降低到20%,石油将从3%削减到2%;氢气和氨气等较新的燃料将占到电力结构的约1%。


但是,如此“庞大”的方案并不简单完成。要知道,日本自身由于动力缺少,所用的动力根本都需求依靠进口。数据显示,若包含核能在内,日本对外依靠度为88%,若不包含核能,则对外依靠度为92%。


因此有业内人士对日本完成2030年的方针并不看好。东京一桥大学(HitotsubashiUniversity)的动力范畴专家橘川武郎(TakeoKikkawa)表明,“在大约20个反应堆运转的情况下,核能只能增长15%,日本很可能无法完成2030年的方针。”他进一步表明,由于由于缺少适宜的太阳能场所,可再生动力只能到达30%。


碳排放已然是国际各国人民的共同方针,而岸田文雄政府在上任之后,也表明将扩展可再生动力以达到碳排方针。


香颂本钱董事沈萌在承受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采访时表明,日本正不断经过自身强壮的创新才干,削减在动力范畴的对外依靠程度,特别是在非锂电池、氢能、海洋能、地热能和太阳能等范畴,“长时间来看,日本对进步动力自给率的潜力很大。”


日本还要走多远,才干完成“零碳社会”的方针?在进行减排举动的一起,又能否在经济利益上取得平衡?


动力掣肘


不得不说,这一次日本在完成“去碳化”方针上但是下了极大的决计。


在修订《动力根本方案》的一起,日本还一并决定了全球变暖对策方案,写明了完成2030年度温室气体排放量比2013年度削减46%的具体办法。据悉,日本将在本月底举办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条约》第26次缔约方会议(COP26)之前,方案向联合国提交46%的减排方针。


对日本而言,能提出“46%的减排方针”现已是迈出了一大步,但这并不意味着就能够让包含美国、英国在内的七国集团(G7)成员国满足。


本年4月,美英多名谈判相关人士泄漏,美国和英国曾加大力度促进日方从现在的减排方针26%上调至50%,并要日本在美国主办的气候变化峰会上发布。有音讯指出,以45%为减排方针打开国内和谐的日本政府正苦于应对。对此,日本政府相关人士供认接到来自美英的要求,表明“考虑到国内的可减排量,赞同削减50%并不简单”。


日本之所以对减排问题游移不定,皆因它对化石动力的高度依靠。


地处东亚的岛屿,日本受其地理位置、气候等多重因素影响,化石燃料贫瘠,自给才干匮乏。日本的一次性动力供应94%来自海外,原油消费有98%集中在汽车燃油范畴,这些原油87%来自中东地区。日本的确离不开外部动力供应,但事实上,日本也一直有开展自己其他动力以削减对外部的依靠。


像氢能和核能,都是日本努力寻求的代替动力。


早在2017年,日本就发布了“根本氢能战略”,意在创造一个“氢能社会”,方案以氢能代替一大部分进口动力。但是,无论是本钱仍是制作功率,都让很多国家对运用氢能望而生畏。据了解,现在氢能的来历首要仍是从天然气、石油、煤炭等化石动力加工过程中的副产品取得,电解氢只占4%。运用氢能,就意味着日本依然离不开进口的化石燃料。


除了下注氢能,日本用的最多的便是核能。在2011年福岛核事故前,日本核能发电占比曾达约三分之一,此前日本约有54座运转的核反应堆。自从福岛核电站灾祸发生后,日本大部分核电站自此关闭。即便多年之后,日本的核电安全标准依然苛刻。


据悉,在过去十年中,只有10座反应堆重启。截至2019年,日本核电的占比大幅下降,份额仅为6%。据专家测算,若要完成日本政府所定下的2030年核能占电力结构比重20%的方针,须投运约30座核反应堆。


在政府担任动力方针顾问的橘川武郎还指出,由于日本缺少适宜的太阳能场所,可再生动力只能到达30%。个中的原因,是由于用于大型太阳能电池板设施的大部分可用土地现已被占用。


“现在日本以天然气、原油和核能为首要的一次动力,”虽然扩展可再生动力的份额并非易事,但在沈萌看来,日本具有强壮的本乡研制和制作才干,所以它在新动力技术方面更多的是专注于进步动力转化的功率。“比如在光伏方面,日本经过国际合作致力于进步光能转化、进步单位动力产出率。此外,日本要点推动绿色氢能产业,这都是日本开展新动力开展的重要基础。”他向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补充道。


跟上全球“零碳”脚步


眼下,全球为了应对气候危机,现现已过历次气候大会达到了阶段性减排的一致。但是,在具体办法上,各国仍难以达到一致。


对于日本推动和谐“2030年度比2013年度削减45%”的减排方针,美方相关人士就以为,作为发达国家来说,日本的贡献太小。而如今,从日本提出46%的碳排方针来看,虽然现已大有开展,但依然追不上美国所提出的50%的方针,只能说是差强人意。


但事实上,日本的确想法设法进行减排。


早在2007年,日本就以征收环境税的名义煤炭、天然气、液化石油气、汽油等纳税,计税根据是化石燃料的含碳量。2010年,日本又开端推广碳排放权买卖制度。一系列纳税办法下,日本的减排小有成效。


到了2021年,为了进一步推动减排方针,日本政府为海优势电、电动汽车等14个具有绿色高增速潜力的范畴了设定了不同的开展时间表,别的,在资金方面,日本经济产业省还将经过监管、补助和税收优惠等激励办法,发动超越240万亿日元(约合2.33万亿美元)的私营范畴绿色投资。


在减排方面,日本并不缺实践办法。可在这种情况下,减排效果不尽人意最大的问题就在于,所引进的可再生动力依然缺少。据了解,电力和供热相关的化石燃料焚烧等动力范畴占全体排放量的8成以上。有剖析指出,若将电力改为可再生动力等办法将为减排量作出较大贡献。


对化石燃料依靠的恶果,不仅体现在碳排放量高企,还传导到电价上。


近两个月,动力危机涉及全球,电价也随之水涨船高。有报导指出,估计11月日本东京电力、关西电力、中部电力和神州电力公司居民电价将会有显着的上涨,其中东京电力涨幅最大,将达17%。


日本科学评论家竹内薰也表明,现在日本电力动力对化石燃料的依靠度约为80%,化石燃料涨价自然带动电价上涨。小山坚表明,天然气市场面临现货价格高涨的异常情况,本年冬季供需形势令人担忧。


沈萌向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表明,“日本由于动力自给率低,所以动力费用一直是不菲的开支。”而在扩展新动力开展的过程中,沈萌以为,这也必然会在消费环节进步本钱。但他也向记者表明,他以为这点不会导致社会负面影响过大,“由于日本社会的环保认识和永续开展理念深入人心。”


失掉核电之后,以现在而言,日本又回归到依靠高化石动力依靠的年代。但有剖析指出,跟着日本把电力来历转为可再生动力,将能大幅减排。


对此,沈萌以为,日本作为全球抢先的技术研制和制作国家,终究完成“碳中和”的可能性相对较高,“日本是全球新动力范畴的重要推动力气,包含油电混合动力、锂电池、氢能和核能等方面,都具有抢先的实力。再加上日本社会的高度自律和动力对外依靠性高等特征,都是促进日本加快完成可再生动力自主进程的动力。”

IMG_1395.JPG

声明: 本网站所发布文章,均来自于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
相关推荐

#
  • 安全
  • 可靠
  • 环保
  • 高效
  • 高性能

    能量密度:125-160Wh/kg
    充放电能力:5-10C(20-80%DOD)
    温度范围:-40℃—65℃
    自耗电:≤3%/月

  • 高安全

    过充电、过放电、针刺、 挤压、短路、
    撞击、高温、枪击时电池不燃烧、爆炸。

  • 高可靠

    动力电池循环寿命不低于2000次,
    80%容量保持率;
    电池管理系统可靠、稳定、适应性 强,
    符合国军标要求。